當前位置:首頁>娛樂體育>內容
《外婆的新世界》熱播 劇中女性群像啟發觀眾
北京日報 發布時間:2023年05月19日 10:09
北京日報
2023年05月19日 10:09


《外婆的新世界》劇照。

  國產劇常見“大女主”題材,但當女主角是一位年過六旬的老人,這樣的“大女主”就有了別樣的社會關懷意味。正在愛奇藝播出的家庭喜劇《外婆的新世界》,就正在嘗試著打破題材的限制,展示另一種女性角色的可能。

  打破常規的外婆形象

  《外婆的新世界》講述了一生沉默的外婆(閆妮飾),突然不告而別、離家消失,游走于城市各地。在家人尋找外婆行蹤的過程中,人們意外發現,離開家后的外婆變得不再沉默,她特立獨行,宛如城市游俠,利刃般“刺入”眾人的生活,揭開一個個難定黑白善惡的人生,改變自己的同時,也改變了許多人。

  編劇李檣此前就曾創作過老年題材電影《姨媽的后現代生活》,這次再以老年女性為主角,創作了一個稍帶奇幻色彩的故事,其實是想表達一個關于發現自我、修復自我、完善自我的故事。故事中的外婆孫玉萍是個全新的絕不服老、求新求變、勇往直前的角色,劇中也幾乎是全女性角色,通過外婆的旅行,各個年齡階段、社會處境的女性得以展現,“她們”的故事也得以述說。

  這次閆妮拿出了顛覆形象的表演,她突破以往形象,在劇中一人分飾兩角,飾演一對雙胞胎老太太。外婆平凡、善良卻唯唯諾諾,外表老態龍鐘,為了女兒可以犧牲一切;姨婆則精通中醫,精神生活獨立、內在強大,一輩子未婚。閆妮精準地拿捏了兩個人物之間的反差,也透過姨婆和外婆的對比,展示了兩種女性的人生觀。外婆出走又為這種固化的人物提供了巨大的反轉,整個人物走向也變得跳出常規,難以預料。這種“高級感”提供了別有樂趣的觀劇體驗,也一舉拉高了國產網劇的表達上限。

  融合公路片和懸疑元素

  作為一部現實題材劇,《外婆的新世界》不僅題材上有所創新,在表達方式、拍攝手法上也進行了革新。李檣采用了倒敘寫法,還融入了公路片和懸疑劇的手法,以“尋找外婆”為主線,以外婆的行蹤串起一個個“路人”的故事,也借此窺見了不同的女性議題。

  姨婆根據外婆出走后的蛛絲馬跡,探查外婆離家的真相,故事充滿魔幻現實主義色彩。尋找外婆的姨婆和外孫女竇綺帶著兩種截然不同的人生觀,她們就像福爾摩斯與華生,在各種細節中抽絲剝繭。外婆為什么離家?為什么不歸?能不能找到外婆?外婆為什么發生了這么大的變化?這些問題伴隨著一個個故事的展開,漸漸拉滿了全劇的戲劇張力,也成為故事的“鉤子”,始終牽動著觀眾的心弦。

  劇中女性群像啟發觀眾

  當故事在“尋找外婆”中逐步推進,外婆的旅行中開始出現形形色色的女性形象,外婆的闖入猶如一場意外,但她的善良和樂觀卻照亮了不少灰暗的人生,故事試圖表達的也是更為真實的女性群像。

  故事按照12個單元推進,每個單元采用不同的類型風格。劇中出現不少讓人印象深刻的女性角色,如《你的眼睛》中的女通緝犯廖向梅,《有貓病》中的殘疾女店主祝美紅,《當花是塑料的時候》中的老年女主播田淑芳,《玫瑰之名》中因情感糾葛毀掉一生的廠花海燕等。這些鮮明的女性形象背后,都是一個個值得反思的社會問題,而這種引入話題的方式并不生硬,不同類型的改動和雜糅,則為現實題材劇集的表達提供了新的樣態。

  從劇集主題來看,這部曾經命名為《私奔的外婆》的劇集,和當年紅遍全國的出走家庭主婦蘇敏的故事不謀而合。外婆孫玉萍人到晚年毅然決定“離家出走”,去找尋自己的人生價值,她的勇敢、善良與蘇敏異曲同工。而在冒險旅途上,外婆不斷打破自我,去發現新世界。這種自帶覺醒的女性故事不僅促進了劇中姨婆和外孫女竇綺的三觀轉變,也啟發著熒屏前的觀眾。這才是女性劇真正應該突破的敘事樣板,它從來都不是話題和人物的堆砌,而是真正帶著對女性生存境遇的關心,走入女性群體的現實生活中去發現問題和解決問題。外婆的視角既是觀者的視角,也代表著外界介入的一種解題方法,外婆的示范則給觀眾提供了現實鏡鑒的可能性。

【編輯:張翀】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欧美午夜福利-夜色福利-午夜性福利-成年人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