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yè)>>內容
湘西苗醫藥 民族瑰寶奇葩
中新網(wǎng)湖南 高文化 發(fā)布時(shí)間:2023年02月27日 09:15
中新網(wǎng)湖南 高文化
2023年02月27日 09:15

  苗族素有“千年苗醫,萬(wàn)年苗藥”之說(shuō)。

  苗族醫藥學(xué)為苗族祖祖輩輩治病防病抗疫實(shí)踐積累起來(lái)的寶貴經(jīng)驗和智慧的結晶,溯源至遠古母系氏族社會(huì ),經(jīng)后裔傳承發(fā)展而成的少數民族醫學(xué),我國傳統中醫藥學(xué)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

  苗藥與藏藥、蒙藥并稱(chēng)我國三大民族藥。

  湘西苗醫病因認知和疾病分類(lèi)命名等獨具特色,認為人體患病與自然環(huán)境、氣候密切相關(guān),光、氣、水、土、石為生成人體的物質(zhì)原料,人體致病因素為毒、虧、傷、積、菌、蟲(chóng),尤以?xún)炔⊥庵委煼劽型,充滿(mǎn)著(zhù)神秘神奇色彩。

  新中國成立以來(lái),苗族醫學(xué)體系研究取得重大進(jìn)展,發(fā)掘提煉苗族生成哲學(xué)十大特色原理,苗醫生靈學(xué)、疾病學(xué)、苗藥學(xué)、方劑學(xué)、防病學(xué)、整病學(xué)等相繼脫穎而出,自成體系。

  湘西苗醫藥傳承久遠,文獻記載追溯至秦漢。

  我國最早古醫方記載在湘西里耶秦簡(jiǎn)里,迄今為止,湘西里耶秦簡(jiǎn)已公開(kāi)發(fā)布2700余枚簡(jiǎn)牘(仍有35300余枚簡(jiǎn)牘未發(fā)布),其中77枚簡(jiǎn)牘涉及秦代洞庭郡遷陵縣衙署設立醫官、百姓疾病,醫政管理、處方、服用方法、中藥材種植等記載,這是湘西古醫藥的歷史印記。其中,里耶秦簡(jiǎn)第8層與古代醫方相關(guān)的“醫方簡(jiǎn)”達11枚,經(jīng)考古學(xué)家根據字體特征和用字特點(diǎn)推測,這批簡(jiǎn)牘時(shí)代為公元前208年,馬王堆墓為西漢時(shí)代,秦簡(jiǎn)古醫方簡(jiǎn)牘成文時(shí)間,比后者早整整40年。

  西漢劉向《說(shuō)苑·辨物》:“吾聞古之為醫者曰苗父。苗父之為醫也,以營(yíng)為席,以芻為狗,北面而祝,發(fā)十言耳。諸扶之而來(lái)者,舉而來(lái)者,皆平復如故!

  《中國通史簡(jiǎn)編》:“劉向《說(shuō)苑》說(shuō)上古有人名苗父……這個(gè)苗父就是黎、苗族的巫師(巫醫),巫師治病主要是祈禱禁咒術(shù),但也逐漸用些酒、草等藥物”。

  與《五十二病方》相比,里耶秦簡(jiǎn)“醫方簡(jiǎn)”文字不多,但涉及疾病名稱(chēng)、所用藥材、藥物炮制、用藥方法、用藥禁忌等諸多方面內容,表明秦人對醫方研究之深,也見(jiàn)證當時(shí)衙門(mén)官府高度重視中醫,讓中醫在衙門(mén)坐診行醫,并納入官府日常公務(wù)公文管理。這些“醫方簡(jiǎn)”,僅僅是一部分秦簡(jiǎn),而不是全部,但足以窺見(jiàn)秦朝早期醫學(xué)文獻之豐富。大量里耶秦簡(jiǎn)處于封存未研究狀態(tài),尚有許多鮮為人知的醫方簡(jiǎn)等待解密。

  西漢時(shí)期長(cháng)沙馬王堆漢墓發(fā)現醫學(xué)帛書(shū)《五十二病方》,收載藥物247種,書(shū)中有用苗語(yǔ)記載藥名,諸如,“答”為苗語(yǔ)中豆科植物。

  苗族醫藥源自遠古神話(huà)。

  苗父傳說(shuō)與苗族遷徙歷史、征戰有關(guān)。苗父,苗藥祖師,與神農氏相近。傳說(shuō)“苗父”嘗藥識藥,醫治百病,修煉道術(shù),通過(guò)“神氣”、“法水”為苗民治病,達到“皆平復如故”神奇療效,開(kāi)創(chuàng )以實(shí)物入藥的苗族醫藥先河,苗族醫藥史上記載“藥到病除,神傳疾解”第一人。

  湘西花垣邊城“藥王洞”、瀘溪“藥王廟”等都是苗父傳說(shuō)的遺存。

  漢族文獻記載的苗父為苗族神話(huà)傳說(shuō)中的“藥王爺”,一個(gè)周身透明、狀如玻璃、有翼能飛的神人。不畏艱險,披星戴月為人民尋找藥方。

  千萬(wàn)年來(lái),苗家人住在萬(wàn)山叢中,祖祖輩輩在長(cháng)江以南溫帶、亞熱帶氣候濕潤山區生存,南方自然植被繁茂,資源豐富,藥物種類(lèi)繁多,但交通閉塞,氣候潮濕,蚊蟲(chóng)猖獗,瘴癘流行,加之苗族先民頻繁顛沛遷徙和戰爭,苗族先民對醫藥研究歷經(jīng)長(cháng)期漫長(cháng)過(guò)程,苗醫藥起源于苗族人民生產(chǎn)生活,整個(gè)發(fā)展歷史驚艷又奇葩。從“一個(gè)藥王,身在四方,行走如常,餐風(fēng)露宿尋找藥方”,到“三千苗藥,八百單方”。

  苗族先民為了生存、健康、繁衍,對醫藥研究歷經(jīng)識藥、采藥、加工、治療等漫長(cháng)實(shí)踐過(guò)程,苗醫把疾病分為36證,72疾,對應上天108個(gè)星宿,逐漸練就成苗家識藥、制藥、治療疾病等特色醫術(shù)。

  近代苗族醫藥不斷傳承豐富發(fā)展,苗族醫藥理論體系雛形逐漸顯露,臨床治療得到長(cháng)足拓展,保健預防、武術(shù)強身與苗醫不斷融合共生。

  清朝“改土歸流”,苗醫受中醫、西醫多元影響,其理論和醫術(shù)不斷拓展。

  清末時(shí)期,苗族剖腹取胎、化水安胎等醫術(shù)傳承創(chuàng )新,諸如,苗醫獨創(chuàng )“坐式分娩法”對產(chǎn)科產(chǎn)生積極影響。

  《湘西通志·苗俗》(清朝)記載鳳凰兩頭羊苗醫吳老庚創(chuàng )造“催生方”接生,發(fā)明產(chǎn)后“捧捧藥”和“產(chǎn)后中風(fēng)藥”等保健藥。

  清朝花垣貓兒鄉果兒村苗醫師楊光福編著(zhù)《苗醫古方抄本》,5060個(gè)字,126條,列120種病癥,231首驗方,組方用藥500種,其中,本土草木藥330種,苗語(yǔ)記述藥名21種,用本土苗人地方漢語(yǔ)記述苗藥267種。

  1933年5月,正值民主革命烽火燎原之時(shí),馮玉祥在張家口成立察哈爾民眾抗日同盟軍,賀龍率紅三軍從鄂川邊區轉戰湘鄂邊區建立湘鄂川黔邊區革命根據地,“湘西王”陳渠珍籌建十三縣農村建設分會(huì )強化鄉村管控,沈從文開(kāi)始創(chuàng )作巜邊城》……國民政府中央研究院歷史語(yǔ)言研究所民族學(xué)組主任凌純聲研究員,邀約研究員芮逸夫、攝影師勇士衡來(lái)到湘西,實(shí)地開(kāi)展苗族少數民族課題調查,收集大量珍貴文字和照片資料,歷時(shí)三個(gè)月完成《湘西苗族調查報告》,1947年商務(wù)印書(shū)館公開(kāi)發(fā)行,將湘西醫藥、宗教、風(fēng)土人情等通過(guò)圖文并茂公布于世。

  當時(shí)湘西苗族學(xué)者石啟貴(1896--1959年)跟隨凌純聲、芮逸夫和攝影師勇士衡參與了苗族專(zhuān)題調查。隨后石啟貴獨自深入苗寨繼續進(jìn)行深度調查,收集掌握祥實(shí)的第一手苗族原始資料,1940年編寫(xiě)《湘西土著(zhù)民族考察報告書(shū)》,詳細介紹了歷史、地理、經(jīng)濟、文化、生活、語(yǔ)言、民俗、醫藥、宗教信仰等,并將苗醫藥作為《奇驗醫藥》專(zhuān)篇,收集民間苗藥方數百例,其中外科32種疾病46首驗方,內科27種疾病52首驗方,婦科10種疾病18首驗方,兒科6祌疾病8首驗方。眾多驗方體現苗醫內外兼治、對癥下藥之道,注重發(fā)病時(shí)辰來(lái)考析病因病源。

  諸如,“土著(zhù)苗族醫生,苗謂‘匠嘎’。苗藥稱(chēng)‘嘎雄’,大別之不外分內科、外科、婦科、兒科四種。偶染輕微之病,苗醫一般不用藥物,先用手推或銅錢(qián)刮,亦屬有效。若推拿無(wú)效,倘不得己,方使用鄉間土產(chǎn)草藥。草藥兼用木本、草本兩種,少用市里藥店之官藥。因官藥放存過(guò)久,正氣散盡,性較平和,治難見(jiàn)效;縱見(jiàn)效而需日久。不如草藥性質(zhì)較烈,鮮藥尤佳。故苗醫治療用鮮藥,時(shí)間短而見(jiàn)效快,人人樂(lè )用之。至于外科,苗醫藥療效特好。常見(jiàn)落坎跌斷手足者,接骨接筋,兩用即愈。又有一種挑病法,一面用藥服治,一面加以針挑,且可斷根永不再發(fā)!

  苗醫治療槍傷、刀傷及骨折的苗藥都是就地取材,本土鮮草藥,豐富多樣。比如,大打不死、小打不死、馬蹄當歸、竹根七、紅牛夕、土大黃、接骨木、辣子七、散血草、養麥三七、懶籬笆、虎耳草、杜仲、石昌蒲、狗牙齒、一支蒿、千里馬、百條合、水高梁、川芎等30余種。

  新中國成立以來(lái),黨中央和各級政府高度重視民族醫藥工作,湘西苗醫藥得到全方位傳承創(chuàng )新發(fā)展。

  1951年國務(wù)院出臺《全國少數民族衛生工作方案》:“對于用草藥土方治病的民族醫,應盡量團結與提高”。

  1954年第一部憲法規定:“國家發(fā)展醫療衛生事業(yè),發(fā)展許多醫藥和我國傳統醫藥”。

  1958年毛澤東主席強調:“中國醫藥學(xué)是一個(gè)偉大寶庫,應當努力發(fā)掘,加以提高”。

  湘西苗族醫學(xué)乘勢而為,加快發(fā)展,1957年全州成立民族醫聯(lián)合診所60所,中醫和民族醫聯(lián)合診所11所,一批批家傳和師傳驗方、單方、醫技獻給國家,許多經(jīng)驗方得到推廣。諸如,苗醫龍玉六“蒸汽療法治療水腫病驗方”、苗醫滕九耀“治療蛇傷驗方”。州衛生學(xué)校苗族教師劉開(kāi)運將苗醫推拿方法整理歸納為推、揉、拿、按、摩、運、搓、搖、掐、捏十種手法,如今被國內推拿學(xué)術(shù)界稱(chēng)之“劉氏十法”,其與方麗群老師合作研發(fā)的“劉氏小兒推拿法”,如今被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確定為首批中醫學(xué)術(shù)流派,在國內外廣泛推廣。

  據1985-1988年湘西州民族醫藥調查,全州民族醫藥從業(yè)人員達1850人,其中,苗族600人。如今,州縣兩級民族中醫院健康發(fā)展,兩級人民醫院設立中醫科,州、縣、鄉、村四級民族中醫藥醫療衛生體系已建立,全州118個(gè)鄉鎮衛生院均設立中醫館,村衛生室都開(kāi)設中醫藥適宜技術(shù)。全州公立衛生健康系統有民族醫藥人員450人,其中,土家族醫生134人,苗族醫生255人,其它少數民族61人。州衛生健康委員會(huì )頒發(fā)土家醫苗醫從業(yè)資格證635名(土家醫286名,苗醫349名)均開(kāi)設土家醫苗醫診所或專(zhuān)科。此外,州級以上傳統醫藥類(lèi)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項目46項。收集民族醫藥文獻資料(含手抄本)17本,苗醫單驗方500余首。

  《湘西州中草藥資源報告集》收錄藥物1835種,其中植物1665種,動(dòng)物147種,礦物23種,全州資源蘊藏量約35萬(wàn)噸,其中植物20萬(wàn)噸,動(dòng)物50萬(wàn)公斤,礦物15萬(wàn)噸。用苗語(yǔ)音記錄動(dòng)植物中草藥585種。有較高藥用價(jià)值的中草藥材、民族藥材400余種,主要有黃連、杜仲、木瓜、玄參、金銀花、白花蛇、朱砂、白術(shù)、吳茱萸、厚樸、血三七、水黃連、七葉參 、百合、黃姜、青蒿等。

  苗醫藥學(xué)術(shù)研究不斷創(chuàng )新突破,一批本土苗醫終修正果,脫穎而出。諸如,鳳凰縣苗醫歐志安撰寫(xiě)的《湘西苗醫初考》、《湘西苗藥匯編》,龍玉六口述《古老話(huà)·事物生成共源根》,田興秀、關(guān)祥祖、龍炳文、雷安平等編著(zhù)《苗族醫藥學(xué)》、《三本論·苗族生成哲學(xué)精髓解析》、《苗族生成哲學(xué)研究》、《中國苗族醫學(xué)》,張東海、田華詠主編《苗醫正骨》,杜江、田華詠等主編《苗族醫藥發(fā)展史》,田華詠主編《中國苗醫史》。

  苗族醫藥學(xué)術(shù)交流方興未艾,2005年“湖南省苗族醫藥學(xué)術(shù)研討會(huì )”首屆首次在湘西花垣縣召開(kāi),拉開(kāi)國內苗族地區民族醫藥學(xué)術(shù)團隊跨區域橫向交流序幕,從此苗醫學(xué)術(shù)交流一發(fā)不可收,彼此互鑒多贏(yíng),步入常態(tài)化。

  苗醫苗藥學(xué)術(shù)水平不斷提升,湘西民族醫藥研究人員在國內外專(zhuān)業(yè)學(xué)術(shù)會(huì )議和刊物上發(fā)表苗醫苗藥論文數以千計,F有民族醫藥和科研機構四所,其中州民族醫藥研究所成立于1978年,為湖南省中醫藥學(xué)會(huì )民族醫藥專(zhuān)業(yè)委員會(huì )和湖南省中西醫結合學(xué)會(huì )民族醫藥專(zhuān)業(yè)委員會(huì )掛靠單位、中國民族醫藥學(xué)會(huì )土家族醫藥專(zhuān)家委員會(huì )牽頭單位。已出版民族醫藥文獻9種,即:《土家族醫學(xué)史》(田華詠)、《土家族醫藥學(xué)》(田華詠)、《土家族醫藥研究新論》(田華詠)、《土家方劑學(xué)》(彭芳勝)、《中國苗醫史》(田華詠)、《苗醫正骨》(張東海)、《湘西苗藥匯編》(歐志安)、《苗族醫藥學(xué)》(田興秀)、《中國民族藥炮制集成》(田華詠)。

  近年來(lái),我州民族醫藥單位承擔州級以上科研項目30多項,其中省部級10項,取得民族醫藥科技成果30余項,獲得科技獎勵20余項,其中獲衛生部科技獎勵1項,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科技獎勵1項,湖南省科技獎勵3項。獲省中醫藥科技獎勵和湘西自治州科技獎勵20余項。

  以花垣縣為例,該縣發(fā)掘研究的苗醫藥體系先后納入《中國傳統醫藥大系--苗醫藥》、《中國少數民族醫藥叢書(shū)--苗族醫藥學(xué)》、《大辭海--苗醫藥》等專(zhuān)著(zhù)及詞條,并被貴州中醫藥大學(xué)出版的《苗醫基礎理論》、《苗族藥物學(xué)》等高等學(xué)校教材采用,《中國苗族醫學(xué)》榮獲首屆民族醫藥科學(xué)技術(shù)大會(huì )學(xué)術(shù)著(zhù)作三等獎,《苗藥學(xué)》即將出版。

  苗醫學(xué)十大特色理論創(chuàng )立得到廣泛認同。

  1993年花垣苗醫學(xué)家田興秀潛心研究苗族醫學(xué)提出十大特色原理,時(shí)任中國民族醫藥學(xué)會(huì )諸國本會(huì )長(cháng)等專(zhuān)家學(xué)者給予高度認同,稱(chēng)其為我國苗族醫藥學(xué)綱領(lǐng)性理論。所謂十大特色理論為“一論一學(xué)二說(shuō)二觀(guān)一原則二法則一法寶”。

  “一論”即“三本論”,認為能量、物質(zhì)、結構乃事物生成之三大根本。能量對事物生成起主宰作用,物質(zhì)對事物生成起保證作用,結構對事物生成起決定作用,能量、物質(zhì)、結構三本形成一體,事物則得以生成。三本良好則事物生成良好,三本缺一則事物不得生成,三本一體遭破壞事物則毀敗。三本論對苗醫學(xué)具有闡述生命源流、人體生理、探測病因病機、分析藥理藥性、組合整病方劑、索取診斷依據、提高臨床療效、拓展預防保健、促進(jìn)醫學(xué)創(chuàng )新等現實(shí)指導意義。

  “一學(xué)”即“生靈學(xué)”,生靈學(xué)旨在研究生命靈感生成和探索生命起源、演進(jìn)和發(fā)展之說(shuō),包括供生物質(zhì)說(shuō)、生命源于交合說(shuō)、促生靈能說(shuō)、生靈能說(shuō)、生命演進(jìn)和發(fā)展說(shuō)。認為光、氣、水、土、石是生命之供生物質(zhì),均含有促使生命生成的能量,稱(chēng)之“促生靈能”。促生靈能作用于相關(guān)物質(zhì),交合產(chǎn)生單細胞小生命物。小生命物自然獲得維持、發(fā)展和再創(chuàng )生命之能量,此能量稱(chēng)“生靈能”。生靈能作用于相關(guān)光、氣、水、土、石等供生物質(zhì),使之交合而生成大生命物,實(shí)現生命演進(jìn)和發(fā)展。

  “二說(shuō)”即“人體三說(shuō)”和“苗藥質(zhì)征說(shuō)”。人體三說(shuō)乃苗醫學(xué)之人體生理“三說(shuō)”,即三生成人說(shuō)、三隸學(xué)說(shuō)、交環(huán)學(xué)說(shuō)!叭扇苏f(shuō)”指人體生靈能攝取外界光、氣、水、土、石及其衍生物等供生物質(zhì),于體內消化分解成汁水、漿液、血、細胞等基本成份,再被其皮肉筋骨臟器等組織結構汲收代謝,組織結構發(fā)揮生理功能,維持生命活動(dòng)!叭`學(xué)說(shuō)”指人體分頭隸、胸隸、腹隸三大隸屬,頭、胸、腹三隸協(xié)力共事,使人得以生成存在。頭隸包括腦架、身架、窟架、性架,主管人體能量,對生命起主宰作用;胸隸包括肺架、心架、腎架,主管汁漿血氣的輸布調節、清除廢異、消滅病菌毒物等,維持體內結構的良性循環(huán),對生命起決定作用;腹隸包括肚架、肝架,主管供生物質(zhì)的消化、供給,對生命起保證作用。苗醫大師龍玉六“交環(huán)學(xué)說(shuō)”認為:人有上、下兩個(gè)交環(huán),上交環(huán)在咽喉周?chē),主管氣體、食物攝入,故上交環(huán)是“祿”;下交環(huán)在大小腸交接處周?chē),主管營(yíng)養物質(zhì)加工制造和供給、利用,故下交環(huán)是“!。兩個(gè)交環(huán)分別兼管體腔上部和下部臟器、腺體、神經(jīng)等職能活動(dòng)。兩者和套,維持正常生命活動(dòng),否則會(huì )出現交環(huán)上虧下亢、上亢下虧等交環(huán)不合病癥,則需要用幫交環(huán)的方法治療。

  “苗藥質(zhì)征說(shuō)”為藥物素質(zhì)和特征之說(shuō)!百|(zhì)”指藥物基本素質(zhì),屬物質(zhì)性!罢鳌敝杆幬锕π卣,屬能量性。藥物用于人體與靶組織有機結合,產(chǎn)生治病效果。藥物按功能分“嘎本”、“嘎湘”,嗄本專(zhuān)治“兆本(消化不良)”藥,嘎湘專(zhuān)治跌打損傷藥。苗醫大師龍玉六《苗藥質(zhì)征歌》彰顯苗藥學(xué)之本義,把藥物分為熱、臊、香、臭、咬、麻、糊、辣、冷、饣央 、腥、酸、苦、和、鮮、甜、皮、口夾 、咸等19種質(zhì)征用途,作為臨床選藥配方座右銘,創(chuàng )新了藥理學(xué)新理念。

  《苗藥質(zhì)征歌》漢語(yǔ)意為:“苗藥是什么做的?多是地上草木類(lèi)。這些草木有靈巧,素質(zhì)特征各有別。瀉肚瀉腸用何治?酸藥能治腸肚瀉。發(fā)熱如火用何治?苦糊退火辣退氣。饣央 、腥、臊、臭藥有何用?都可攻毒趕毒氣。皮藥(平淡綿軟的藥)能夠幫交環(huán),幫助交環(huán)開(kāi)路氣。雄毒腫痛難忍受,咬藥嘎口敗毒氣。麻藥剌口串一起,病人吃了痛可去。冷病要用熱藥整,熱病要用冷藥醫。和性子藥有何用?加強交環(huán)的功力。病人虧損不得了,甜、鮮吃了長(cháng)得肥。咸藥能夠趕和表,表藥作用有三類(lèi)(表冷毒藥、表風(fēng)毒藥、表氣毒藥)。 嘎扒絡(luò )(苗語(yǔ))就是口夾 藥(澀口口夾 口的藥),收口收氣能止塞!

  “二觀(guān)”即“破均衡醫學(xué)觀(guān)”和“疾病觀(guān)”!捌凭忉t學(xué)觀(guān)”認為事物生成主因源自能量的靈動(dòng)效用,人靠能量得以生存,能量產(chǎn)生靈動(dòng)效用,靈動(dòng)效用引發(fā)前趨運動(dòng)。前趨運動(dòng)主導抗靜止而破均衡,破均衡致使廢舊態(tài)而創(chuàng )新序,創(chuàng )新序導致產(chǎn)生交合、孕胎、分娩、生長(cháng)、發(fā)育、健壯、抗病、抗衰、思維、勞動(dòng)、發(fā)明、改革、創(chuàng )新等人體功能運動(dòng)。破均衡是人類(lèi)生成、存在和繁衍興盛之準則!凹膊∮^(guān)”為苗醫大師龍玉六傳授的疾病學(xué)“無(wú)毒不生病”、“無(wú)亂不成疾”論斷!岸尽敝敢磺形:θ梭w健康的物質(zhì),如微生物毒、動(dòng)植礦物毒、化學(xué)物毒、人體廢異物毒等,具有致病物質(zhì)和致病能量要義,人體染毒就會(huì )生病!皝y”指人體良好結構遭損壞而紊亂,導致功能失常而成疾。無(wú)毒無(wú)亂就不會(huì )生病。

  “二法則”為“方伎法則”和“診病三考察法則”,方伎法則指領(lǐng)頭藥、鋪底藥、監護藥三本一體組方法則。注重療效優(yōu)先,強調藥劑方優(yōu)化比選,巧妙配制,組成領(lǐng)頭藥、鋪底藥、監護藥三本一體,形成最終整病方劑。治療主要病癥藥為領(lǐng)頭藥,起主宰作用;協(xié)助領(lǐng)頭藥治療兼癥或補體增強抗病力的藥叫鋪底藥,起保證作用;解除領(lǐng)頭藥、鋪底藥毒性、劣性及促使二者到達病所藥叫監護藥,對療效起決定作用。診病三考察法則,即“一考功能察氣魄,本命精神冷或熱,架組交環(huán);虍,檢測數據不可缺。二考物質(zhì)察病根,汁水漿液血氣分,排泄物及異物等,病原體及抗原情。三考結構察病機,皮肉筋骨臟器窺,十窟征跡脈舌類(lèi),病灶以及反應區!

  “一原則”為“整病(治病)原則”,即調整“搜媚若”(能量),補充“各薄港搜”(物質(zhì)基礎),改善“瑪汝務(wù)翠”(良好結構)“三同時(shí)”,人體患病為能量過(guò)亢或不及所致,整病要調整能量,使生理功能由異;謴驼;人體某些物質(zhì)虧損會(huì )致病,要補充物質(zhì)保證人體物質(zhì)均衡;疾病病機都是人體某些結構遭到破壞或劣變,故整病要改善結構。整病需三管齊下,否則就會(huì )犯醫療錯誤。

  “一法寶”為防病三大法寶,即防病以動(dòng)制靜,饜食制馕,辟毒制亂等“三制”!耙詣(dòng)制靜”注重激發(fā)生靈能之靈動(dòng)效用,促進(jìn)能量有助健康,正如“生命在于運動(dòng)”;“饜食制馕”講究飲食科學(xué),保障供生物質(zhì)有助健康;“辟毒制亂”杜絕病因病機之源發(fā)生,維護結構良好有助健康。

  苗醫診斷疾病口訣操作性強。即望、嗅、問(wèn)、號、聽(tīng)、摸六要素:“一視身,二察色,三觀(guān)奇象,四號脈;一觀(guān)神態(tài),二察色,三視男女者別,四詢(xún)年齡看四季,五取手部細號脈,六要細問(wèn)再觸摸,百病疑難有巧訣;小兒疾病最難明,仔細觀(guān)察指上紋,根赤定是陰格事,根青必為水相會(huì ),血到力功實(shí)難救,縱是名醫枉費心!

  望診,主要看神色、膚色、四毛(頭發(fā)、眉毛、睫毛、汗毛)、指甲、掌面。嗅診,主要對嘔吐,痢疾下瀉及小便異常的疾病,嗅其氣味以助診斷。

  問(wèn)診,問(wèn)病史發(fā)病時(shí)間。

  號診,拿脈專(zhuān)業(yè)細致,11種把脈方式,部位分寸口、五指、內外踝,內外膝眼、足背等。

  湘西苗醫醫術(shù)劍走偏鋒,出奇治療。

  治病方法百花齊放,即祛、散、吐、瀉、消、解、止、發(fā)、收、通、洗、熏、燙、吸、刺、按、切、刮、灸、擒、扯、挑、拔、燒、化、扶、扎、放、泡、夾等。比如,刮痧散氣、彈筋活血、刺活散淤、燈火止痛、油針挑濃、蒸酒祛風(fēng)、火罐撥氣拔毒。

  因人因病、因地制宜實(shí)施浴療、火罐、外敷、刮痧、蛋滾、彈筋、刺活、燈火、氣角、油針、火針、薰蒸、冷熱等療法。藥方劑炮制奇異,汗漬、尿制、霜制、酒制、焙制、煨制等。講究?jì)炔⊥庵,善用鮮藥,藥性烈,療效快。

  《理瀹駢文》:“發(fā)斑用銅錢(qián)于胸背四肢刮透,于傷處用蛋滾擦此,苗人秘法也”。

  苗醫治病注重循序漸進(jìn)、多措并舉,一般先用手推拿或銅錢(qián)刮,若效果不好,便使用本土草藥。苗醫藥神奇神秘,傳奇故事不勝枚舉。苗醫拔牙不用麻醉藥,也不用手拔,只需病人準確告知痛牙位置,輕按相關(guān)穴位,病人就能將蟲(chóng)牙吐出來(lái)。

  苗語(yǔ)稱(chēng)半楓荷為“加幼”,意為神樹(shù)。用半楓荷葉子等十余味純天然野生苗藥煨煮成藥浴液進(jìn)行藥浴、涂擦或是內服已傳承沿襲千百年,具有祛風(fēng)除濕、防病治病、驅穢避邪、益壽延年等保健療效。產(chǎn)婦臨盆當天進(jìn)行藥浴,三天后就能出外割草、擔柴,且無(wú)婦科、風(fēng)濕等后遺癥。

  《鳳凰廳志》(清朝光緒年間)記載當地苗族“姜嘎”(藥師)用藥外敷取體內彈片等異物。

  民國《保靖概覽》:“苗民又精醫藥,藥皆采自山谷,方書(shū)記載,往往有槍傷、刀傷痛不可支,一藥而愈者,亦奇技也!

  民國初年,北洋政府內閣總理熊希齡在家鄉鳳凰、保靖等地目睹苗醫用草藥治療槍傷神效后,曾感慨賦詩(shī)稱(chēng)贊:“子彈無(wú)足自退出,全憑苗醫華佗功”。熊希齡在北京一直帶著(zhù)苗醫師,并向社會(huì )力薦苗醫。

  賀龍元帥切身體驗苗醫藥非凡奇妙,在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注重將湘西當地土家醫苗醫納入紅軍醫院,成立中醫科,長(cháng)征出發(fā)時(shí),曾反復強調“我們治病主要靠的土醫土藥,動(dòng)員土家藥師、苗藥師隨軍前進(jìn)”。

  抗日戰爭時(shí)期,1944年10月至1946年7月少年朱镕基在湘西花垣縣國立八中高中分校讀書(shū),經(jīng)歷一場(chǎng)生死劫。2001年4月7日朱镕基總理來(lái)湘西視察時(shí),深情回憶當年在花垣國立中學(xué)讀書(shū)患霍亂病時(shí),謙恭說(shuō)是苗醫用草藥治愈的,風(fēng)趣地講花垣苗醫救了他的命,才有他今天這個(gè)總理。據2003年《南方周報》:“當時(shí)霍亂流行,很多同學(xué)都被傳染,由于醫療條件差,不少同學(xué)死了此病,至今縣城東門(mén)外的小山上,還留有幾十座墳塋,朱镕基未能幸免,染上了霍亂,幾乎死去,但在吃了一個(gè)苗族老醫生的苗藥后,奇跡般地痊愈了”。

  苗醫藥“四個(gè)一家”“神藥兼融”,奇葩鮮活。

  所謂“四個(gè)一家”為巫醫一家、武醫一家、醫藥一家、醫護一家。

  苗族文化源自巫文化,與巫儺文化同根同源!皟蔽胀鈦(lái)多元文化,融合巫文化演繹成巫儺文化,巫儺文化本質(zhì)不是鬼神論,而是靈魂論。

  自古以來(lái)巫與醫學(xué)千絲萬(wàn)縷、密不可分,巫儺祭祀有著(zhù)諸多治病救人、驅邪驅毒等醫藥行為。巫術(shù)內核為現代心理療法、暗示療法、催眠療法、精神療法的原生態(tài)文化形態(tài)。巫師就是古時(shí)“知識分子”和氏族智者,說(shuō)“醫學(xué)從巫術(shù)開(kāi)始”一點(diǎn)也不為過(guò)。苗醫亦是由巫文化孕育傳衍而生,巫儺“胎記”特別鮮明。

  苗族大巫師、大神醫、炎帝神農氏之孫靈恝就是例證,《山海經(jīng)·大荒西經(jīng)》:“炎帝之孫名靈恝,靈恝生互人,是能上下于天”!办`”即巫,“上下于天”意為能通神靈。靈恝,炎帝時(shí)代“靈巫”,專(zhuān)職教化,官為司徒,向天祈禱以求豐收,用占卜求神將卜辭刻于甲骨或木片、竹片及巖石上,稱(chēng)之契,靈契即靈恝。靈恝發(fā)明竹書(shū)竹簡(jiǎn),在竹簡(jiǎn)上刻字曰“恝”,以“竹書(shū)紀年”。

  據《乾州廳志·風(fēng)俗志》(清朝乾隆):“疾病祭竹王,俗稱(chēng)白帝天王……乾州只有紅苗一種,以其衣領(lǐng)、腰帶皆紅故名……少痘癥,畏傳染,不敢遠行,畏鬼信巫!

  《苗防備覽·風(fēng)俗上》:“苗中凡病必曰有鬼,延巫祈禱,釀酒割牲,約親鄰飲福,名曰做鬼,既祭不愈,則委之于命!

  《古丈坪廳志》(清代)卷十:“祭后扦標入門(mén),不許人入其家,若不知而入,謂驚其鬼,必勤入者償所費之數,復者如前后已!

  苗家祭祀分“特祭”和“常祭”,死亡或久治不愈進(jìn)行特祭,祈求神靈解脫罪惡或痊愈,預防疾病進(jìn)行常祭“吃牯臟”。

  《永綏直錄廳志》卷一(清朝同治七年公元1868年):“古三苗地,夏《禹貢》荊州地域,商荊楚鬼方地……苗人飲巖漿水,性寒,能解胎毒,無(wú)痘疹之患……苗中于水旱疾病,亦知卜筮!

  苗族武術(shù)苗醫不分家。

  學(xué)武功必學(xué)苗醫,會(huì )武術(shù)就懂苗醫,學(xué)苗醫保護自我療傷,苗拳與苗醫傳承共進(jìn)共贏(yíng)。湘西地處武陵山腹地,高寒山區,崇山峻嶺,出行艱辛,勞動(dòng)強度大,苗民為強身健體而習武,以武防病治病。

  苗族武術(shù)文化可追溯至遠古蚩尤時(shí)代,“蚩尤拳”流傳至今。苗拳師訓:“練拳要心正,一不欺弱小,二不畏強敵,走遍天下做好事,功勞慰我蚩尤神!

  往往武師又是苗醫,善長(cháng)跌打損傷、槍傷刀傷等。苗家功夫搏擊擒拿實(shí)戰性、對抗性強,容易受傷,輕傷外傷主要靠自我療傷。

  習武講究循序漸進(jìn),先習拳術(shù),如七十二、三十六、十八式、八合拳術(shù)等,后習棍法,再習刀、銅、鈀、叉、鞭、流星錘等。

  湘西著(zhù)名武術(shù)大師龍長(cháng)卿,亦是傳統苗醫藥師(苗語(yǔ)稱(chēng)“姜嘎”),“武醫一家”典型代表,土生土長(cháng)鳳凰涼燈人。

  民國時(shí)期,曾擔任湘西王陳渠珍貼身保鏢。1932年,陳渠珍模仿傅鼐“八千練勇”,招收苗漢鄉勇武士入軍操練,組建一支以習武人員為主體的戰斗隊伍,遵照苗族敬奉天王習俗打黑色旗,兵士皆穿黑底白邊衣,故稱(chēng)“黑旗大隊”。龍長(cháng)卿擔任黑旗大隊總教官兼大隊長(cháng),還以藏山樁為主要功底,自創(chuàng )一套《苗家拳基本功十二式》,對拳術(shù)、棍術(shù)及連枷棒和棒棒煙等兵器加以改進(jìn),創(chuàng )新實(shí)戰手法,對黑旗大隊進(jìn)行操練,大大提升戰斗力。其拳法被武術(shù)界視為珍寶,至今仍在湘西廣為流傳,鳳凰涼燈苗族武術(shù)文化已列入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

  苗藥蘊涵巫儺元素。

  苗藥配方“三注重”:注重對人體氣、血、精用藥;注重天、地、人之間關(guān)系;注重按君臣佐使配方遣藥,且配單不配雙,治療時(shí)間為單不為雙。

  苗藥“三來(lái)源”,一是自然界三物源,即植物、動(dòng)物、礦物;二為地藏藥,將自制苗藥埋藏地下三五年甚至更長(cháng),接地氣,又稱(chēng)地氣藥;三是甘露藥(承接露水,集日月之精華,即露水、霜、雪水等“三水”,又叫靈氣藥)。孕婦分娩后第一時(shí)間內服陰陽(yáng)水保護產(chǎn)婦健康、滋陰補益的風(fēng)俗,苗族民間流傳久遠。所謂陰陽(yáng)水就是用水與鍋底灰、火爐或灶上之堂的黑煙灰沖調而成。

  苗巫醫術(shù)中的“劃水術(shù)”,由巫醫、儀式和咒語(yǔ)三要素組成,為實(shí)用巫術(shù)之一。咒語(yǔ)有難立水符、解脫水咒、肚子痛畫(huà)水咒、小兒介胎咒、刀槍畫(huà)水咒等!皠澦倍鄻,例如,將軍水,主治突然昏迷癥狀,鷺絲水主治飲食不慎,骨刺哽喉癥狀,雪山水主治皮膚燒灼傷,隔山水主治隔一山跌傷或刀傷,擔血水主治受傷血流不止,封刀口水主治刀傷。

  據《鳳凰廳志》(乾隆二十一年版):“苗地多藥餌,而苗有疾多祭鬼不服藥,間亦有以藥療之者。藥名然詭異,非方書(shū)所載,統謂之草藥,或吞或敷,奏效甚捷!辈⒃谄渚硎锂a(chǎn)篇記錄苗藥27種,即土茯苓、桃仁、地骨皮、半夏、香附、五加皮、旱蓮、紫蘇、金櫻子、免絲子、蒼耳子、瓜蔞、木通、葛根、厚樸、小茴香、燈心、蓖麻子、谷精子、射干、金銀花、土牛膝、何首烏、青箱子、天花粉、益母草等。

  苗族百草皆藥,人人會(huì )醫。

  苗民時(shí)常集患者苗醫于一身,通過(guò)心口和師徒相傳,治療方法簡(jiǎn)單、有效,及時(shí)幫助病患化解疾病,幾乎個(gè)個(gè)擁有一技之長(cháng)。救死扶傷人人上陣,全民皆醫。

  苗醫以草藥為主,19世紀中葉,湘西苗醫治肚臍風(fēng)立竿見(jiàn)影,做內外科手術(shù)摘除病人腹中瘤,傷口幾天就可愈合。

  《鳳凰廳志》:光緒年間苗族醫生治療麻風(fēng)病療效高,有的苗醫還能開(kāi)刀治肺病。

  光緒年間,花垣縣(原永綏廳)龍潭鄉苗秀才廖天燈,鳳凰道臺苗醫官,精通人體解剖結構,善用鹿馬脈會(huì )診。

  同治年間,永綏廳苗醫師石光全精通骨科醫術(shù),善長(cháng)治療顱骨骨折、腦挫傷、腦震蕩等,被苗族歌圣石板塘編入《苗族名人歌》。

  鳳凰廳麻老苗有專(zhuān)治體內竹簽、彈片、鐵釘、鐵屑等異物苗藥偏方。

  當時(shí)遠近聞名苗醫師有:鳳凰苗醫師龍長(cháng)清、吳老如、譚明清,永綏廳(花垣縣)龍玉六,松桃廳楊八廳、龍老二等。

  上世紀花垣精通醫學(xué)、文學(xué)等技藝的苗族大師、八代祖傳苗醫、苗老司龍玉六,苗族巫醫代表人物。1905年出生于貓兒鄉新寨村,歿于1988年,雖不識字,但有“過(guò)耳不忘”非凡記憶力,靠口傳心記,成為苗族傳統文化“活字典”,并結合自己實(shí)踐傳承創(chuàng )新發(fā)展了苗醫苗藥理論及醫術(shù)。對苗醫理論和歷史有獨到見(jiàn)解,醫術(shù)高超,擅長(cháng)鹿馬脈診病,識苗藥約1200種,精通苗巫醫協(xié)同治病,如祭祀、還愿、畫(huà)符、劃水、念咒等。能說(shuō)會(huì )畫(huà),多才多藝,湘西祖傳苗醫人體解剖圖、母藥王、公藥王、藥物圖譜等都是龍玉六描繪出來(lái)的。

  此外,還善長(cháng)獸醫、狩獵、武術(shù)、雕刻、剪紙、歌郎、講古、扛仙、風(fēng)水等,如《苗族古老話(huà)》。

  新中國成立后,先后在縣鄉醫院等單位擔任獸醫、苗醫,1954年加入中國共產(chǎn)黨,1960年創(chuàng )新發(fā)明苗醫大蒸汽療法治療水腫病在全國推廣,被評為全國勞模,還受到周恩來(lái)總理設宴招待接見(jiàn)。

  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習近平總書(shū)記對中醫藥作出系列重要論述指示,強調:“中醫藥是中國古代科學(xué)的瑰寶,是打開(kāi)中華文明寶庫的鑰匙”,為新時(shí)代中醫藥傳承創(chuàng )發(fā)展指明新方向新坐標,猶如給湘西民族醫藥高質(zhì)量發(fā)展注入“強心針”。

  回顧湘西民族醫藥發(fā)展歷程,民族醫藥人不忘初心,勇?lián)姑,以習近平總?shū)記重要論述為根本遵循,不斷傳承創(chuàng )新發(fā)展。

  特別是新冠肺炎疫情發(fā)生以來(lái),民族醫藥積極參與制定優(yōu)化覆蓋預防、治療和康復全過(guò)程的中醫方案,臨床實(shí)踐證明苗醫藥可信、可用、可治,防疫抗疫效果明顯,得到人民群眾肯定和認同,譜寫(xiě)了傳承精華、守正創(chuàng )新的湘西苗醫生動(dòng)實(shí)踐。

十一

  隨著(zhù)全國中醫藥大會(huì )召開(kāi),《中華人民共和國中醫藥法》頒布,中共中央、國務(wù)院《關(guān)于促進(jìn)中醫藥傳承創(chuàng )新發(fā)展的意見(jiàn)》,國務(wù)院《中醫藥發(fā)展戰略規劃綱要(2016—2030年)》,國辦《關(guān)于加快中醫藥特色發(fā)展的若干政策措施》《“十四五”中醫藥發(fā)展規劃》及國務(wù)院中醫藥工作部際聯(lián)席會(huì )議制度等系列“組合拳”政策措施落地實(shí)施,促進(jìn)中醫藥傳承創(chuàng )新發(fā)展已成為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強國建設的重要內容、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大事。

  新征程上湘西民族醫藥傳承創(chuàng )新、高質(zhì)量發(fā)展的春天已經(jīng)到來(lái)。

  站在堅定文化自信、增強民族自信戰略高度,信守自信自立,秉持和踐行習近平總書(shū)記“傳承精華、守正創(chuàng )新”指示精神,立足土家醫藥苗醫藥獨特優(yōu)勢,深挖民族醫藥精華精髓,推動(dòng)民族醫藥與中醫藥及西醫藥相互補充、協(xié)調發(fā)展,加快構建湘西民族醫藥新發(fā)展格局,不斷提升湘西民族醫藥醫療服務(wù)水平。

  堅信湘西苗醫藥未來(lái)可期,湘西民族醫藥名片越來(lái)越靚麗。

  (作者單位:湘西州人大常委會(huì ))

【編輯:黃詩(shī)立】
本網(wǎng)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wǎng)觀(guān)點(diǎn)。 刊用本網(wǎng)站稿件,務(wù)經(jīng)書(shū)面授權。
未經(jīng)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wǎng)上傳播視聽(tīng)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京公網(wǎng)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