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娛樂體育>內容
《外婆的新世界》:一個異類的可能性
文匯報 發布時間:2023年05月24日 16:09
文匯報
2023年05月24日 16:09

  《外婆的新世界》是一個異類,是一部頗具實驗性的作品,給常規的網劇創作提供了一種稀缺的路徑,即公路題材的實踐。一方面,它有連貫的情緒邏輯,不乏現實主義底色;另一方面,它采用散淡的單元式敘事,更有浪漫化的想象——這種分裂感是如此顯著,以至于無法簡單地將它歸入到某個具體類型或敘事框架里去,導致觀眾口碑兩極分化。這部劇如同石頭里蹦出的猴子,注定有攪動乾坤的效果,它讓一部分觀眾驚嘆贊美,也讓另一部分觀眾果斷棄劇。但無論如何,這場大膽的創作實驗值得鼓勵,它讓觀眾看到了一種罕見的可能性,并挑戰著固有的創作觀念。以《外婆的新世界》為代表的公路題材網劇出現,使得創作上根深蒂固的類型觀念開始煥發了新意,也為國產劇引進了新的探索。

  編劇用間離效果耍了個大心眼

  《外婆的新世界》不是典型的網劇形態,它以外孫女等旁觀者的視角娓娓道來,講述的是外婆孫玉萍五年前突然離家出走,去見識更為廣闊的世界,尋找并再造自我的新生活的傳奇故事。劇中旁觀者們的講訴有雙層含義,首先是他們對外婆經歷的陳述和評價,其次是他們的自我陳述和評價。前一層關乎整個劇情的發展,后一層則無疑增加了“間離效果”,使故事更能激發觀眾理智的思考和評判。劇本如此設定,源于編劇李檣對話劇藝術的偏愛,他把舞臺技巧融入到網劇的創作中,試圖創造出一部有突破性的作品。

  外婆出走五年后,家人才意外得到外婆的消息。于是外孫女竇綺和外婆的孿生姐姐姨婆孫玉蘭一起踏上了尋找外婆的旅程。她們一路尋找,一路聆聽外婆的離奇故事,感悟外婆所經歷過的一切。這些故事讓她們意識到外婆被深深隱藏但卻豐沛的生命能量。外婆自己的故事和外婆看到的故事時而讓人驚訝,時而讓人沉思,也讓竇綺和孫玉蘭探究了自己的內心,重新認識了自己。她們走了一站又一站,關于外婆的拼圖也越來越完整。外婆的經歷是如此多彩,她放下瑣碎生活、浪漫出逃,一路上投身社會、度己度人,大膽追尋自己心中的公平正義和理想主義。眾人也通過觀察外婆來照見自我,共同開啟一場觸及靈魂的救贖之旅。

  本劇最大的懸念本應是“外婆為何出走”,但是編劇并未給出合理的動因。在編劇看來,“出走”本身是心理性的、寓言性的,是一個老年女性與過去生活決裂乃至超越的姿態。這一設定相當程度上是虛擬化和浪漫化的,是編創們大膽下出的一步險棋,也是決定觀眾是否能夠繼續觀劇的關鍵。試想,如果觀眾能接受這個假定性,而不去糾結于現實中外婆能否出走的真實性,那外婆出走之后發生的事情也就合理了起來;反之,觀眾如若不能接受其假定性,棄劇也就在所難免了。所以,該劇的重點是以外婆這樣一個人生閱歷與當下世界有諸多脫節的老年女性的主視角看光怪陸離的人生和社會,而不是外婆為何出走。編劇耍了個大心眼,冒了個大險,故意讓觀眾的好奇心落空,這確實不同于常規劇集的創作套路。

  片中的外婆和姨婆都由閆妮飾演,這二人互為鏡像,她們雖為同胞姐妹,但性格和經歷迥異。這樣的角色設計顯然是刻意為之,為敘事提供了一體兩面的視野和意趣。但更為激進的是,編劇并非要完整刻畫劉玉萍、劉玉蘭姐妹及其家庭關系,而是通過劉家姐妹的視角(保守的與開放的)、劉玉萍祖孫三代的視角(有代溝和年代差異的),來獲得對現實事件的不同價值評判,從而深化家庭議題和社會議題。毫無疑問,編劇在劇中踐行了這個創作方法,讓視角不停轉換,也讓習慣了常規套路敘事的觀眾有不適感。于是我們看到,《外婆的新世界》里的情感戲豐滿,外婆一路上的見聞讓外婆一家人心潮跌宕,構建起全劇的情感線索,給劇情鋪陳打好了基礎。而外婆所見之人、所歷之事緊跟社會議題,反映出當今社會生活的復雜多面,具有現實意義。特別需要指出的是,本劇中的各單元篇幅有限,缺少長篇連續劇的復雜性,但各單元每個人情感的生發有始有終,這種情感方面的轉變十分清晰合理,甚至高于劇情的邏輯性。而從劇情角度來看,本劇涉及了養老、啃老、虐貓、孩子教育、婚外情、職業道德等諸多社會熱點問題,編劇在各單元內部給出了自洽的邏輯并深刻拷問,足以讓有生活閱歷的觀眾產生共情。

  而這就是《外婆的新世界》的動人之處。很多時候強求劇情的合理之處,是因為編劇一定要尊重觀眾理智的判斷?墒乔椴恢,故事里動人的代入感才讓人念念不忘。作為普通觀眾,我們的觀劇口味也許是長久以來被塑造而不自知的,或換言之,常見蓮花便不覺得牡丹美,觀眾早已習慣了細節上一環套一環、情節上峰回路轉且合理的劇集構造方式,他們已然不太能適應《外婆的新世界》這種慢悠悠、清淡淡的異類。

  醒來的外婆,不是完美無缺的女性書寫

  《外婆的新世界》從外婆自身的覺醒開始,通過她的視角展現了一個個艱難的故事,穿插回憶,并通過角色的成長,一步步解開束縛在女性身上的枷鎖。在網劇乃至電視劇的創作實踐中,這種故事設定不僅有力,而且極具先鋒性。作為一部公路題材的單元劇,全劇通過外婆的旅行把各類社會問題連綴在一起,顯示出作者深刻的介入意識,而這其中,最為顯著的是對于女性意識的書寫。

  各單元故事中,與外婆個人最相關的是年輕時外公出軌的故事。外婆在路上偶然得知外公當年車禍身亡是因婚外情,這對傳統觀念強的外婆打擊非常大。外公過世后,外婆一直生活在“我有一個因公殉職但疼愛我的儒雅丈夫”的幻境里。直到20多年后,車禍肇事者帶著真相來了,喚起外婆的反抗精神。她獨自出走,丟下很多包袱,包括她的“丈夫”、女兒、孫女、姐姐,在那一刻她做回她自己。她在路途中以自我意識去做每一件事情,勇敢行使自己的權利。她痛徹心扉后選擇徹底放下,繼續上路,說明對婚姻傷痛與原有身份的拋棄。一個女性完全擺脫掉婚姻與家人的束縛,這無疑是革命性的醒悟,外婆也由此新生。

  當然,《外婆的新世界》中的女性書寫不是完美無缺的。從出軌的外公,到虐貓變態男,到“拐人”的癡情男,再到利用母親的啃老男……劇中的男性形象皆很不堪。而編劇想討論的議題實在是豐富,甚至過于豐富了,這就帶來了諸多支線情節和順帶一筆的寫法。外婆一路經歷了這么多事情,她每次都能完美地融入事件本身之中,即便這件事情與她并沒有關系。這無疑大大增強了外婆這個角色的傳奇性,讓“大女主”形象立得高大偉岸,卻也使得諸多情節看起來牽強。原因在于,雖然單元劇各集故事獨立存在,但由于同屬一部劇,所以必然有相同且相聯系的核心元素存在。比如角色性格、主角人數、故事框架、故事背景、背景音樂、主要環境、思想主題以及很多細節設定都是相同并貫穿全劇的。如果中間有某些元素出現新設定,那往后劇集都不能違背該新設定!锻馄诺男率澜纭返木巹搨儾捎眠@種敘事方法,無疑是給自己出了一道難題,去完成一個幾乎不可能完美完成的任務。所以,《外婆的新世界》要能經受住市場定位和觀眾接受的考驗,不是一件容易事。

  但無論如何,《外婆的新世界》蘊含了制作編創團隊的探索、野望和冒險。它以家庭問題或社會問題為核心,讓價值判斷切入到每個故事單元里,以鮮明的倫理道德觀念去評判劇中人、事、情的善惡是非。這部劇所做的努力讓我們意識到:故事不僅存在于劇情中,也存在于觀眾的頭腦之中,劇集最吸引人的地方在于觀眾的逆向受挫,也就是說觀眾在接受劇情一定的信息提示之后會產生相應的敘事期待。該劇最大的魅力恰恰在于情節的發展超出受眾的期待心理之外,這有別于傳統的線性敘事和二元對立的角色關系。主創打破了起承轉合清晰明確的類型創作模式,讓公路題材的嘗試更進一步,也為創作的推陳出新打開了一個缺口,對未來的影視劇制作提供了新啟示。(作者為戲劇與影視學博士、杭州師范大學教師)

【編輯:張翀】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